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恨水文斋 > 散文 > 正文
背景颜色:          
谈占卜
字体【 】 【日期:2017-09-13 09:55:28】 【来源:潜山文艺网】 【作者:葛良琴】 【浏览: 次】  【关闭】

中国人大抵都有些相信占卜;年少时自然是不愿意相信,因为只相信自己,可走过几步弯路后,到了关乎前途命运的关口,就忍不住问那个同样也是从不相信中过来的妈妈:算命的怎么说?

对于占卜,跟多数讲究实际的人一样,我也是抱着“有事则信,没事则疑”的态度,以个人的心理觉得它实在是个奇妙,至少在反映大众某些不用多加说明的心理方面。

琮琤的铜铃声在晚风中零落,细听,一声,一声,是很古老的声音;破竹竿一下一下地点在石板路上,瘦铄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瞎子先生进村了——不能再往前走了,天已经黑实了。一户人家有心收留,但只能睡灶口,因为今晚家中媳妇分娩。半夜,产下一女婴,家人抱到瞎子跟前,让他掐掐。瞎子说,这个时辰,倒是个贵妃命,可惜是上四刻......家人喜滋滋地去了,没有人愿意听瞎子说完。天亮后,瞎子出门上路,对给他带路的婆姨说,上四刻,是个妓女命。

这是我最早接触与占卜有关的故事,简直太吸引我了,而我在心里扎下发奋上进的种子,也是与占卜有关。我是个什么事都来得慢的人,读书也是,父母笑我入不了门。那时,父亲一个干弟兄,我喊作金华爷的,一到冬天,没苦活儿干了,就窝在我家,没事就给我们姐弟算命,算来算去,总说我大弟弟命最好(他是最好,42岁就进天堂了),我呢,读书最差。我就从那个冬天开始开窍了的。

后来又慢慢相信算命占卜是在婚后,总是说:过了28岁就好了;过了28岁,又说过了38岁就好了;过了38岁,又说过了48岁就好了......

当然还是没好起来——现在连算命的都好色,这十分神秘的传统哪还有可信的。可也不是完全不可信,我遇到的最渗人的一次占卜,是在大弟去世前几个月。那天晚上,我陪他们夫妇一起去的,一进门,就听见哐啷啷摔碗声。这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。大弟自己也略懂一点占卜,瞎子还没说几句,他们激烈争了起来,瞎子拒绝往下算,却又不服气,窸窸窣窣地从裤袋里摸出烟盒,从口上撕下一小片锡纸给我,递给我一支笔,叫我记下一串数字......几个月后,我们担心的那个日子到来之前几天,弟媳打电话给我,我说,不会的,算命的话哪能当真呢。——结果这一次他的话倒是真当真了。

“乃寝乃兴,乃占我梦。”是古时候的月亮光,与现在的一样白,一样亮。一觉醒来,月亮一点一点地沉下去了,席子也凉了,人语声也静了,细听,窗外有秋虫在叫,只有一只,声音琮琤,如敲击古青铜,是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的凄清和荒凉,魅艳,却还是真实的。想起梦里的情形,索性爬起来,占占夜梦的示意......

我是这样的喜欢这个小故事,没有浮气,以人生的安稳做底子,还有一点不算奢侈的上进心,因为它是这样真真实实的存在。

谈占卜

葛良琴

中国人大抵都有些相信占卜;年少时自然是不愿意相信,因为只相信自己,可走过几步弯路后,到了关乎前途命运的关口,就忍不住问那个同样也是从不相信中过来的妈妈:算命的怎么说?

对于占卜,跟多数讲究实际的人一样,我也是抱着“有事则信,没事则疑”的态度,以个人的心理觉得它实在是个奇妙,至少在反映大众某些不用多加说明的心理方面。

琮琤的铜铃声在晚风中零落,细听,一声,一声,是很古老的声音;破竹竿一下一下地点在石板路上,瘦铄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瞎子先生进村了——不能再往前走了,天已经黑实了。一户人家有心收留,但只能睡灶口,因为今晚家中媳妇分娩。半夜,产下一女婴,家人抱到瞎子跟前,让他掐掐。瞎子说,这个时辰,倒是个贵妃命,可惜是上四刻......家人喜滋滋地去了,没有人愿意听瞎子说完。天亮后,瞎子出门上路,对给他带路的婆姨说,上四刻,是个妓女命。

这是我最早接触与占卜有关的故事,简直太吸引我了,而我在心里扎下发奋上进的种子,也是与占卜有关。我是个什么事都来得慢的人,读书也是,父母笑我入不了门。那时,父亲一个干弟兄,我喊作金华爷的,一到冬天,没苦活儿干了,就窝在我家,没事就给我们姐弟算命,算来算去,总说我大弟弟命最好(他是最好,42岁就进天堂了),我呢,读书最差。我就从那个冬天开始开窍了的。

后来又慢慢相信算命占卜是在婚后,总是说:过了28岁就好了;过了28岁,又说过了38岁就好了;过了38岁,又说过了48岁就好了......

当然还是没好起来——现在连算命的都好色,这十分神秘的传统哪还有可信的。可也不是完全不可信,我遇到的最渗人的一次占卜,是在大弟去世前几个月。那天晚上,我陪他们夫妇一起去的,一进门,就听见哐啷啷摔碗声。这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。大弟自己也略懂一点占卜,瞎子还没说几句,他们激烈争了起来,瞎子拒绝往下算,却又不服气,窸窸窣窣地从裤袋里摸出烟盒,从口上撕下一小片锡纸给我,递给我一支笔,叫我记下一串数字......几个月后,我们担心的那个日子到来之前几天,弟媳打电话给我,我说,不会的,算命的话哪能当真呢。——结果这一次他的话倒是真当真了。

“乃寝乃兴,乃占我梦。”是古时候的月亮光,与现在的一样白,一样亮。一觉醒来,月亮一点一点地沉下去了,席子也凉了,人语声也静了,细听,窗外有秋虫在叫,只有一只,声音琮琤,如敲击古青铜,是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的凄清和荒凉,魅艳,却还是真实的。想起梦里的情形,索性爬起来,占占夜梦的示意......

我是这样的喜欢这个小故事,没有浮气,以人生的安稳做底子,还有一点不算奢侈的上进心,因为它是这样真真实实的存在。

谈占卜

葛良琴

中国人大抵都有些相信占卜;年少时自然是不愿意相信,因为只相信自己,可走过几步弯路后,到了关乎前途命运的关口,就忍不住问那个同样也是从不相信中过来的妈妈:算命的怎么说?

对于占卜,跟多数讲究实际的人一样,我也是抱着“有事则信,没事则疑”的态度,以个人的心理觉得它实在是个奇妙,至少在反映大众某些不用多加说明的心理方面。

琮琤的铜铃声在晚风中零落,细听,一声,一声,是很古老的声音;破竹竿一下一下地点在石板路上,瘦铄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瞎子先生进村了——不能再往前走了,天已经黑实了。一户人家有心收留,但只能睡灶口,因为今晚家中媳妇分娩。半夜,产下一女婴,家人抱到瞎子跟前,让他掐掐。瞎子说,这个时辰,倒是个贵妃命,可惜是上四刻......家人喜滋滋地去了,没有人愿意听瞎子说完。天亮后,瞎子出门上路,对给他带路的婆姨说,上四刻,是个妓女命。

这是我最早接触与占卜有关的故事,简直太吸引我了,而我在心里扎下发奋上进的种子,也是与占卜有关。我是个什么事都来得慢的人,读书也是,父母笑我入不了门。那时,父亲一个干弟兄,我喊作金华爷的,一到冬天,没苦活儿干了,就窝在我家,没事就给我们姐弟算命,算来算去,总说我大弟弟命最好(他是最好,42岁就进天堂了),我呢,读书最差。我就从那个冬天开始开窍了的。

后来又慢慢相信算命占卜是在婚后,总是说:过了28岁就好了;过了28岁,又说过了38岁就好了;过了38岁,又说过了48岁就好了......

当然还是没好起来——现在连算命的都好色,这十分神秘的传统哪还有可信的。可也不是完全不可信,我遇到的最渗人的一次占卜,是在大弟去世前几个月。那天晚上,我陪他们夫妇一起去的,一进门,就听见哐啷啷摔碗声。这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。大弟自己也略懂一点占卜,瞎子还没说几句,他们激烈争了起来,瞎子拒绝往下算,却又不服气,窸窸窣窣地从裤袋里摸出烟盒,从口上撕下一小片锡纸给我,递给我一支笔,叫我记下一串数字......几个月后,我们担心的那个日子到来之前几天,弟媳打电话给我,我说,不会的,算命的话哪能当真呢。——结果这一次他的话倒是真当真了。

“乃寝乃兴,乃占我梦。”是古时候的月亮光,与现在的一样白,一样亮。一觉醒来,月亮一点一点地沉下去了,席子也凉了,人语声也静了,细听,窗外有秋虫在叫,只有一只,声音琮琤,如敲击古青铜,是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的凄清和荒凉,魅艳,却还是真实的。想起梦里的情形,索性爬起来,占占夜梦的示意......

我是这样的喜欢这个小故事,没有浮气,以人生的安稳做底子,还有一点不算奢侈的上进心,因为它是这样真真实实的存在。

上一篇芝麻开花节节高
下一篇故乡的年